东京28 > 精华帖文 >


从大公报的“四不主义”谈起
从大公报的“四不主义”谈起


乐之史

舆论,眼下似乎已由印刷时代步入网络时代了。按照时代周刊将“网民”作为2006年代度人物时的解释,由于互联网的广泛使东京28开奖网址用,个人正在成为“新数字民主社会”中的公民,舆论的“私人化”时代好象也已经来到。

面临这种新景象,可能许多人尚未能适应过来,对突然到手的“舆论权力”,一些人的表现令人诧异不已,甚至平日在生活中不敢说的脏言秽语,都倾泄出来,不但斯文扫地,更是对社会公共行为标准的破坏。这种藉“舆论”为私器的现象令乐之感慨不已,也让我想起80多年前《大公报》主笔张季鸾所写的一篇揭示该报宗旨的文章——《本社同人之志趣》。

在这篇文章中,张氏将当时的《大公报》的宗旨概括成四条:不党、不卖、不私、不盲。这四条,在其主持该报笔政的一段时间里曾经成为最重要的办报原则,大公报也因此成为混浊报界中的一泓清流,1941年5月15日,该报曾荣获美国米苏里大学新闻学院授予的外国报纸年度荣誉奖章,实为中国言论史上之罕见荣誉。

过于私利化的舆论机关,显然对公共利益之维护非常不利,不管这种舆论机关是一家报纸,一家刊物,甚至一个向公众开放的博客;也不管这种“私”是一己之私,还是一派一系或一小团体的私。舆论自由对于公民意识的培育,对社会公共价值的弘扬都是非常关键性的因素,但“公共”这两字,必须真的能在拥有舆论权的言论作者与舆论机关的控制者的心中长存。

乐之史,2008年2月27日



附张季鸾《本社同人之志趣》一文

==========================

本社同人之志趣

张季鸾

报业之厄运,至今日而极矣!军权压力,重逾万钧;言论自由,不绝一线。而全国战兴,百业俱敝,报纸营业遂亦大难。通观国中,除三数社外,大抵呻吟憔悴于权力、财力两重压之下,发发不可终日。清末以来,言论衰微,未有今日之甚者也。然察民国以来新闻事业失败之历史,其原于环境者半,原于己身者亦半。报业天职,应绝对拥护国民公共之利益,随时为国民贡献正确实用之知识,以裨益国家。业言论者,宜不媚强御,亦不阿群众。而事实上能之者几何?

况国事败坏,报纸实亦负有责任。是以特殊势力之压迫言论,固足彰少数人之罪,而不必即反映言论界之功;国民虽痛愤强权之非,而不必即谓报纸之是。一言蔽之:舆论亡矣!国民即欲审利害、定国是,将焉赖乎?本社同人投身报业率十余年,兹复以言论与国民相见,识浅力微,无当万一,仅举四端,聊以明志。

第一不党。党非可鄙之辞。各国皆有党,亦皆有党报。不党云者,特声明本社对于中国各党阀派系,一切无连带关系已耳。惟不党非中立之意,亦非敌视党系之谓。今者土崩瓦解,国且不国,吾人安有中立袖手之余地?而各党系皆中国之人,吾人既不党,故原则上等视各党,纯以公民之地位发表意见,此外无成见,无背景。凡其行为利于国者,吾人拥护之;其害国者,纠弹之。勉附清议之末,以彰是非之公,区区之愿,在于是矣。

第二不卖。欲言论独立,贵经济自存。故吾人声明不以东京28开奖网址言论作交易。换言之,不受一切带有政治性质之金钱补助,义不接受政治方面之入股投资是也。是以吾人之言论,或不免团于知识及感情,而断不为金钱所左右。本社之于全国人士,除同胞关系一点外,一切等于白纸,惟愿赖社会公众之同情,使之继续成长发达而已。

第三不私。本社同人,除愿忠于报纸固有之职务外,并无私图。易言之,对于报纸并无私用,愿向全国开放,使为公众喉舌。

第四不盲。不盲者,非自朔其明,乃自勉之词。夫随声附和,是谓盲从;一知半解,是谓盲信;感情冲动,不事详求,是谓盲动;评诋激烈,昧于事实,是谓盲争。吾人诚不明,而不愿自陷于盲。

以上四者,为吾人志趣之大凡。至于注重社会经济,详论国际潮流,总期勉尽现代报纸应尽之职务,以抒其服务社会之诚。虽然,其志则然耳。当兹神州鼎沸之秋,凡我全国同业所受有形无形之压迫,吾人宁能独逃。尤痛者,法律失效,纲纪不存,而独愿发扬清议,享现代国家报界普通之权利,宁不奢乎?荆棘满地,冥夜长征,吾人惟本其良知所诏示,忍耐步趋,以求卒达于自由光明之路。各界人士,南北同业,其同情吾人而有以助之乎?不胜馨香祝之矣!

(原文以“记者”之名发表于1926年9月1日天津《大公报》)

********************************************************
乐之论史博客——民国杂谈: http://lezhishi.blog.tianya.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