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精华帖文 >


[转贴]张亚中:旧金山和约六十周年的省思
张亚中:旧金山和约六十周年的省思


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和约》签署。

  中评社台北9月8日电(特约作者 张亚中)六十年前的今天,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和约》签署。由于该约中,日本仅宣布放弃台湾澎湖,而未明文交还给中国,为当时美国主张的“台湾地位未定论”赋予了隐含的法律依据。后来的台独人士将《旧金山和约》做为其主张台湾主权未定,或“中华民国”没有台湾主权、“中华民国”是个流亡政府的依据。

  前两天,在台北,由台联举办了一场加“旧金山和约六十年‘顾主权,爱和平’大游行”,表达其台独的诉求。该活动宣称;“旧金山和约证明台湾人是自由人,脱离日本帝国的殖民地位,有权和二次大战之后所有的殖民地相同,建立自己的国家”。民进党党秘书长苏嘉全代表民进党参加游行。蔡英文竞选办公室“总督导”,前“行政院长”游锡堃在活动中表示“中华民国是虚构的”、“九二共识是虚构的”。蔡英文也曾经表示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这些主张均是以台湾人民有权建构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其立论基础即在于《旧金山和约》。

  简单地说,《旧金山和约》是目前台独主张最倚重的一份国际法文件。在这份文件六十周年的今天,我想来深入讨论这个问题。

  本文提出三个省思:第一、法律面的回顾,即台湾归还中国的法律依据。第二、国际政治面的启示;第三、两岸如何重新思考对日和约?

  一、台湾归还中国的法律事实

  1943年12月1日的《开罗宣言》,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邱吉尔及蒋介石共同发表声明称:“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只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所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这是二战末期最重要的宣言,明确地表示,台湾应该归还给中国。

  1945年7月26日,《波茨坦公告》(Potsdam Proclamation)接受《开罗宣言》称:“开罗宣言所宣示的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之其他小岛之内”。

  1945年9月2日,日本在降伏书中,表达出对《波茨坦公告》的接受:“接受美、中、英三国政府首领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发表,其后又经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所加入之公告所列举之条款”。

  日本的降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波茨坦公告接受开罗宣言,即日本接受在开罗宣言中,将台湾归还中国的规定。1945年起,中华民国政府接收了台湾,开始行使有主权行为的统治权,全世只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异议。当时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即台湾归还中华民国是一个不争的法律事实。

  1950年9月,美国总统杜鲁门派遣杜勒斯推动对日和约相关事宜,“中华民国”驻美大使顾维钧与杜勒斯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日本首相吉田茂与“中华民国”签订和平条约,并且一定要让中日和约在《旧金山和约》正式生效前签妥。

  1951年9月8日,包括日本在内的48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旧金山的旧金山战争纪念歌剧院签订了这份和约,并于1952年4月28日(日本时间晚上十点三十分)正式生效。

  《旧金山和约》的确没有明文将台澎归还给中国。日本所以未说明台湾应归还给中国,一方面可以解释为日本已经放弃,没有权利说交给谁。依照《开罗宣言》、《波兹坦公告》与《日本降伏书》,早就已经规定是归还给中国;另一方面可以认为,由于在当时中国分裂的情形下,两岸各有其支持者,双方亦均未出席和会,也就不决定给谁。

  虽然台北未能亲自与会,但对于领土问题并没有轻忽。在台北强调此一问题后,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就曾明白对顾维钧大使指出,《旧金山和约》是“接纳了台北方面的意见”,所以“南库页岛及其附近岛屿以及千岛群岛现都和台湾及澎湖列岛以同样方式处理,仅要求日本对所有这些领土放弃权利要求”。迄今未曾出现过任何有关库页岛等法律地位的问题,为何独独台湾地位有问题,原因自然是很简单,就是现实政治使然。

  “中华民国”与日本双方于1952年4月28日(台北时间下午三时,也就是《旧金山和约》正式生效前七个小时)签订了《中华民国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该约中再重述《旧金山对日和约》的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澎湖群岛,以及南沙群岛与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权利名义与要求”。日本并在和约中承认与“中华民国”“在1941年12月9日以前所缔结之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均因战争结果而归无效”。这里所称的条约自然包括1895年的《马关条约》。

  依该中日和约第十条,台湾人视为“中华民国国民”。和约第十条规定:“本条约适用范围应包含中华民国国民应认为包括依照中华民国在台湾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将来可能施行之法律规章、而具有中国国籍之一切台湾及澎湖居民及前属台湾及澎湖之居民及其后裔;中华民国法人应认为包括依照中华民国在台湾及澎湖所已施行或将来可能施行之法律规章所登记之一切法人”。这一条很明确的说明,台湾是属于“中华民国”。

  从以上的历史进程事实可知,从《开罗宣言》(台澎归还中国)、《波兹坦公告》(追认开罗宣言)、《日本降伏书》(追认波兹坦公告)来看,台湾已经归还给中国了。1952年生效的《旧金山和约》中没有再明文将台澎归还给中国,在法律的意义上也并没有特殊或可以否决此一已经存在事实的可能。再将1952年《中日和约》(第十条)、《旧金山和约》放在一起来看,台湾属于中国,亦即当时的“中华民国”,是毫无问题的。

  二、国际政治面的启示

  《旧金山和约》这个由战胜国与战败国日本签署的和约,是二次大战东亚战区的和平条约。欧洲由于东西德的分裂以及对战后领土的争议,一直没有一个真正的战后和平条约。

  东西德虽然分裂,但是由于他们不同意领土的安排,所以没有战后欧洲平条约。涉及亚洲和平的《旧金山和约》没有中国代表的参与,列强却可以签署。问题在哪里?

  东西德虽是战败国凤凰彩票,但因背后有强权支持,所以没有东西德的同意,和平条约不可能。《旧金山和约》攸关中国领土,但是在对日战争中最重要的当事者,死伤千万百姓的中国,不论是北京政府还是台北政府,都没有参与这次的对日和约。如果没有1945年的内战与后来的分裂,互争代表、相互抵制、又因国力弱而缺话语权,中国怎么可能不出席旧金山对日和约?

  让我们回到两岸还没有分治的年代。1945年起,中华民国政府接收了台湾,开始行使有主权行为的统治权,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提出异议。当时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台湾归还并属于中华民国是一个不争的法律与政治事实。

  一直到1950年初,没有任何人曾经提过台湾地位未定的说法。美国对于台湾属于“中华民国”也没有任何异议。1950年1月5日,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即在记者会中公开表示,“为了遵守这些宣言(开罗与波茨坦),台湾已交给蒋介石委员长,过去四年来,美国和其他盟国一直承认中国在该岛行使权力”。同一天,国务卿艾奇逊也说:“中国已治理台湾四年,美国或其他盟国从来没有对于该项权力和占领发生疑问。当台湾为中国的一省时,无人对它提出法律上的疑问。那就认为是符合约定的”。

  1950年6月25日韩战的爆发,美国重新重视台湾的地位。美国需要台湾作为它在西太平洋的反共基地,派遣第七舰队协防台湾。美国开始为其介入两岸事务寻求法理基础。杜鲁门声明:“台湾地位未来的决定,必须等到太平洋安全恢复,与日本和平解决,或经由联合国考虑”。开启了美国“台湾地位未定论”的主张。

  在这样的战略思维下,台湾从已经归还中国,变成了地位未定。理由很简单,美国亚太战略的需要。

  从这时起,我们看到一个极其荒谬、对台湾而言极其羞辱的现象,基于生存需要,台湾被迫接受。一方面,华府与台北维持外交关系,另一方面,却主张“中华民国”所拥有的台澎却是一个法律未定的地区。

  1969年底中苏边界珍宝岛发生冲突,给美国提供一个与中共战略合作的契机。1972年美国与中共签署《上海公报》,认识到“台湾是中国的一东京28部分”。从此正式放弃了“台湾地位未定论”的主张。另一个新的“未定论”产生,即台湾属于在台北的“中华民国”,还是在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从《上海公报》到1979年与中共建交为止,由于台北与华府仍有外交关系。毫无疑问的,美国认为台湾是属于“中华民国”。北京与华府建交后,美国基于其在东亚战略利益的考量,在1979年“国会”通过《台湾关系法》,等于不同意台湾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属于台北的政府。这个台北的政府,美国虽不承认,但是把它当做国家来看待。一个分治的两岸符合美国的东亚战略利益。

  由上史实可知,由《旧金山和约》所隐含的“台湾地位未定论”,是一道已经馊了,而且对台湾是极具羞辱的菜肴,台独主张者却还将其视为珍品佳肴。我想提醒他们,如果不接受“中华民国”,按照美国的《上海公报》与《建交公报》,台湾就自然属于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了。也想提醒国民党,美国如何认定台湾的地位,完全视其战略需要而定,自己不思索如何透过和平协定与北京达成定位共识,最终仍将是美国的一颗战略棋子而已。

  三、如何重新思考对日和约?赔款问题解决了吗?

  在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与日本在1952年签署和平条约中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赔款要求。

  1952年为了要赶在《旧金山和约》生效前与日本达成和约,台北方面被迫在赔偿问题上作出全面让步,于3月25日决定放弃全部赔偿。仅在条约草案中列入下述文字:“日本承认其赔偿之义务,台方亦承认日本无力作出全部赔偿,为此……台方宣布放弃以劳务进行赔偿之要求”。

  然而,日本了解到台北急于签约的考量,对该草案仍有意见,要求取消有关赔偿问题的条款,否则采取拖延的方法,拒不谈判。台北方面最后于4月12日答应了日本的要求。最后签字直到4月28日下午3时左右才告完成,此时距《旧金山和约》生效的时间仅仅还剩七个小时。

  在这份由台北与北京签署的对日和约的正文中通篇找不到赔偿二字,其相关内容仅是在和约以外的议定书中加以确认的。议定书第一条乙项原文为“东京28开奖网址为对日本人民表示宽大与友好之意起见,中华民国自动放弃根据旧金山和约第十四条甲项第一款日本国所应供应之服务之利益”。至此,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放弃了对日的赔款。

  旧金山和约签订之时,正值中共建政之初并积极参与朝鲜战争。虽然苏联与英国支持北京参与旧金山对日和约会议,但在美国的反对下,无法参与。北京因此于1951年8月15日和1951年9月18日两次发表声明,指该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与绝对不能承认的。

  1971年在联合国获得了合法的席位后,1972年9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日本建交并发表联合声明。其中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弃了对日本赔款要求。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内容只字未提台湾与澎湖的主权归属。

  中国人在中日战争死伤千万、财产损失无数,但是在两岸的政府各有其考虑的因素下,放弃了对日赔偿的要求。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由于中国分裂,两岸均无法参加战后的对日和约,台北与北京政府分别与日本签署和约就完成了对日和约的法律程序了吗?似乎并不尽然,仍有讨论空间。

  我们来看看另一个分裂国家的例子。德国如何处理他们的战后的领土问题。

  第二次大战结束以后,苏联取得了波兰的东边地区,波兰因而分到了德国原有的东部地区。新的疆界在《波兹坦公告》中由列强得到确认。由于德国分裂为东西德,战前的德意志帝国与波兰的边界变成了东德与波兰的边界,奥德–奈斯 (Oder-Neiße)线成为东德与波兰的边界。这表示,战后的德国失去了奥德-奈斯河以东的大片土地,所有当地的德国人可依其意愿遣返回东德或西德。

  由于没有一个战后的欧洲和平条约,德国东域的疆界问题无法彻底解决,只能暂时由东西德分别处理。

  战后东德属于华沙集团一员,因此在领土问题上自然必须符合苏联的利益。1950年7月6日东德与波兰签署有关《划定德波边界协定》,确定了东德与波兰的疆界。由于这个条约是以东德政府名义签署,只能代表是东德同意的条约,而不能说是所有德国人均同意的条约,西德政府因此不接受。

  1969年西德的布朗德上台以后,积极改善与东欧国家的关系。1970年12月7日西德与波兰签署的《华沙条约》第1条,也同意了新的德波疆界。按理来说,东西德都同意了新的疆界,新疆界问题应该解决了吧。

  不过,当时西德政府很明确的表示,这只是西德政府与波兰签的疆界条约,在法律上,只是一个临时协定性质,真正德波的疆界要等到统一以后的德国签署才算数。

  波兰与四强都很清楚,在政治上,这条新疆界已经确立了,但是在法律上并没有完成。

  1990年9月12日东西德与四强共同签署《二加四条约》再为德国东域问题划下一具国际法性质的休止符。这个《二加四条约》等于就是由德国所参与的《和平条约》。条约中称:“统一后的德国将包括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及整个柏林,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对外之疆界将自本条约生效日起成为德国最后疆界”。德国东域归属问题自此才由国际条约予以解决。

  领土与赔款问题是和平条约必然要处理的问题。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东西德双方只能代表自己,而没有权力代表整个德国去处理疆界的领土问题。

  回到两岸。在1952年与1972年放弃向日本要求赔款的分别是台北的“中华民国”政府与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依照德国的经验,只有未来统一后的中国,或由两岸经由统合机制,有一共有、共享整个中国主权的机构才有权力放弃对日的战争赔偿。简单的说,分治的两个政府,虽然各自宣称自己代表中国,就像东德在1955年以前,西德在1972年以前也是宣称代表整个德国一样,但是在法律上,两者均无法代表整个的中国。整个中国的主权必须由两岸合在一起才能代表。

  如果依照德国的经验,没有两岸共同参与,各自与日本签署有关赔款的条约,不能算是一个有确定结果的条约,即使未来的结果或许也不会改变现有的结果,还是需要一个两岸共同参与的和平条约才是个真正的和平条约。

  另外,钓鱼台本属于台湾的一部分,是否也需要在未来的和平条约中,促使日本重新接受此一领土归属事实。也是可以考虑的另一问题。

  以上是在纪念《旧金山和约》六十周年的一些感想,就教于读者。

  (中评社特约作者张亚中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