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精华帖文 >


高学武:一笑倾城,一念成痴
钱钟书是妻子杨绛女士眼中的一个痴人。小的时候,杨说,他爱将一张被单从头到脚地全部包住,坐在床上,扮演神话里的妖怪,乐此不疲。恋爱的时候,趁她睡着了,钱饱醮浓墨,要在她脸上要画一个大花脸逗笑。女儿出生了,小肚皮上常见他的淋漓墨迹。女儿稍大,便在她的床单下、被子里偷埋下诸如梳子、镜子、玩具等杂物,要听到孩子的娇声尖叫,一听到,乐得像个孩子般哈哈大笑。钱先生暮年时家里养了一只猫,那时,只要是听到猫在屋外嘶叫,不论是深更半夜,多冷的天,唯恐被欺侮了,爬出被窝,要持棍去帮猫儿打架。大书画家米芾的痴表现在石、砚、洁之钟意上。米芾挑女婿时,一个人的名字叫段拂,字去尘,他一听,喜出望外,叫道,既拂矣,又去尘,非我女婿莫属也!他有一年觅得一方好砚,忙命下人取水研墨以试。谁知围观的一朋友比他的心情尤其急,以唾沫代水,扑的吐了进去,米芾大惊,连叫,哎呀,脏了脏了,不要了不要了。把砚台送给了这一位朋友。在安徽做官时,府衙中有一块异常嶙峻的石头,米芾见之,沐浴更衣,戴官帽,着官服,对着石头行跪拜大礼,令身周人睹之瞠目。

一位心理学者剖析钱先生的痴气道,此心理源之于童年时受到冷落,是通过异常地举动来寻求别人对他的关注,后来,钱先生虽然已是著作等身的大学问家,却在心中并不认为这些成就是他最得意的。对此,我信一半疑一半。人的天性,有时候很难圆说,就像任何一门学问学不能解释世间所有的问题一样。而米芾的痴,是一种对物的崇拜。许多人,许多事,你认为它最好,就会对它产生信仰的唯一和无上。

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一次外出归来,凤凰彩票门口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令他徘徊不前,竟然忘了这里是自己的家,牌子是他自己挂上的。因为爱因斯坦是卓有成就的大科学家,人们因此视之为逸闻趣事。非此,人们必以庸凡的眼光判断,说一句:傻子!

潘梓年先生是新华社的第一任社长、新华日报的创办人。一次他给人签名时,心神恍惚,竟忘了自己叫啥名字了。旁边有人提醒他说姓潘,可潘啥呢,他还是不知道,大叫道:“潘,潘什么嘛?”

民国年间,黄人是苏州四奇人之一,与章太炎曾经同事,其人爱书成痴。这一天,他请章太炎到茶馆喝茶,结帐时发现谁都没带钱。咋办呢,留章作人质,自己忙回家取钱。谁知一到家里,托朋友寄来的书也到了,顿时忘乎所以,拆封翻阅,足足令章在茶馆等了好几个小时,仍然没被他想起来。

从心理学上讲,上述行为叫作抑制记忆,是对某些事物极其关注下的结果,一般人不会发生。有的人偶有发生,此人一定在某个领域表现出色。

傻与痴貌似相似,实则不同。准确的说,呆傻是迟钝。说了半天,才愣怔过来,一脸迷茫,你说啥呢?哦,问话的人在心里一叹:“白说了!”

方向感差,不辩路,易丢失东西,究其成因,从心理学上溯本求源,也有一种认定,认为是小时候东京28因为大方面很优秀,某方面有欠缺,人们对其不断打击和否定中的肯定,哦,你好傻,真傻!潜移默化,形成心理暗示,哦,在这方面,我真的很傻!

那么,真得很傻么?只因不同于常人,聪明人才会如此地与众不同!傻么,白天不懂夜的黑,常人不知何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