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经济风云 >


采访文革亲历者
采访文革亲历者
采访对象:W,男,杭州人,52岁,普通市民
  
  问:文革发生时你多大?
  答:十六岁。
  问:那你当过红卫兵吗?
  答:当然当过。
  问:你当红卫兵是自发的还是看别人当你也当?
  答:是自愿的。那时我十六岁,自己身上带了5毛钱,就去北京见毛主席了。5分钱买一个站台票,混上火
  车。那时南京的铁路还没过江,我在南京下车,过了江又上车。到了蚌埠,又是一样。就这样到了北京。
  问:你见到毛主席了吗?
  答:见到了。
  问:当时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激动?
  答:激动倒不激动。我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毛主席前面已经接见过好几批红卫兵了。那天人特别多,不是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的那种。毛主席、陈毅,还有谭震林。当时看见的毛主席不是画上那样神采奕奕。他站在敞篷的北京吉普车上面,手扶着车顶上的栏杆,头发全白了。也不笑,一点都不,表情显得很沉重,好象是在想什么事情。陈毅倒是把一只脚放到车外面来了,踩在车顶上,头仰得很高,好象不是在看我们。晚上,很多人挤在一个体育馆里,几个人一堆,烧水果箱取暖。我到哪儿一看冷得不行,就找了一个我在北京的亲戚,住在他那凤凰彩票里。过了两天,想想毛主席也见了,就回来了。在上海又住了一个星期,就回到杭州来了。
  问:那就是串联了?
  答:是去串联,不过最主要还是见毛主席,没什么别的目的。
  问:当时红卫兵之间的武斗你参加了吗?
  答:杭州的武斗也很厉害,不过我没参加,不过知道还是知道的。
  问:那你批斗过别人吗?
  答:没有。
  问:你家受到冲击了吗?
  答:冲击是有的,但是没抄家。
  问:那你当时是真的在进行“革命”活动,还是觉得身不由己?
  答:当时的大多数人都是很自觉的参加的。文革前的社会是一个权力等级特权体制,每个人都受到压制,处在一种很很压抑的状态里。比如你要是在单位里说了领导的坏话,那你就是右派、反革命,你就完蛋了。不但你完蛋,还得连累你的家人。文革来的时候,人都觉得自己被解放了,是在真心真意的进行“革命”,去
  打倒官僚特权。
  问:后来下乡你去了吗?
  答:去了。
  问:你去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有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感觉自己被利用完了又被流放到乡下去了?
  答:没有。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们都是很高兴的去的。以前不知道,去了乡下一看,还在点煤油灯,生活条件很差,农村里真的还很落后。我们是去了解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的,去的时候很多人一起唱着歌,大家好象是要去郊游一样的。怎么会是流放呢?
  问:那你在乡下和农民们相处的怎么样?
  答:我们相处的非常好。乡下人很善良,平时也很照顾我们,不大让我们干重体力活。晚上放工以后,我们教他们识字,讲一些文化知识。在他们眼里,我们是有知识的人,他们很尊重我们。有时我们还一起搞文艺活动,唱样板戏。那时,每个人都有一个本子,上面记着自己的工分。晚上放工了,贫下中农们就让孩子们把本子拿来,让我们帮他们记工分。其实所谓记工分,就是在本子上面打个勾,很简单。现在我还保留着一个这样的本子。今年夏天,我还去了那东京28里,拍了很多照片。故地重游,感觉很好。
  问:许多人在回忆乡下生活时都觉得痛苦不堪。你觉得呢?对那段生活怎么评价?
  答:我去的时间不长,69年去,71年就回来了。过年过节还可以回家来过,贫下中农们对我也都很好。刚一开始的时候住在农民家里,后来就给我们盖了房子,几个知青住一起。现在回想起来,那段生活其实还是挺浪漫的。没什么不堪回首的。
  问:许多当年下过乡的知青在提到那段生活时都会说农民们当时对他们怎么怎么不好,甚至迫害他们。有些知青也说了自己在乡下怎么堕落,偷鸡摸狗,拿东西不给钱。你有这样的经历吗?
  答:没有。我想,这种事情可能是有的,也有可能普遍存在,但我自己没遇到过。我的同学中间也没听说谁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作为一种人生经历,我觉得下乡是很值得珍惜的。我的同学也都这样,没人觉得不好,没人觉得耽误了自己的青春啊什么的。有些人去了十几年甚至更长,而且是从杭州去黑龙江,也没抱怨过什么的。
  问:现在许多人在“反思”文革时,都归罪于毛泽东。你怎么想?恨毛泽东吗?
  答:恨毛主席?没有。怎么会恨毛主席呢?文革发生是有它的合理性的。当时的官僚特权、等级压制是很厉害的,甚至都到了恐怖的程度了。比如我和我现在这样谈话,我就得担心你会不会一转身去向领导举报我。这种社会体制压抑人性,肯定是要被打破的。人们心里面都希望打破这种体制,所以文革发生的时候,很多人都参加了。毛主席说的没错,“最大的走资派就在党内”。你看看现在,官员贪污腐败,劝钱交易。毛主席当年的话现在仍然有效。那时我们都读《毛选》,背《毛主席语录》——“红宝书”,现在还记得里面的很多话。现在已经很少看到了。其实那里面批评的很多现象现在还是存在。毛主席是个农民,很早的时候就离开家,在外面的生活也一直都很穷困,知道下层人民的生活的艰难。革命成功后,看到革命成果成为一部分人的特权,他很痛心,肯定要想办法解决的,他不可能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结果就是这样。文化大革命就是他想出来的办法。文革在手段上可能是存在问题的,但主观愿望和目的绝对没错。至于恨毛主席,我不会的。他在人格上是无可挑剔的,虽然有些不怎么好的传闻,但他知道人民饿死的时候也不吃肉。现在的领导们还能做到这一点吗?文革的发生有它自己的必然性,不能怪毛主席。
  问:像我这样的文革后出生的人大多都有这样一种印象,觉得文革的十年就全都乱了,一点秩序都没有。你说你在1971年就回城了,这就说明也不一定是一点秩序都没有。
  答:乱是乱了的。1966年到1968年是没有秩序的,社会上全乱了。1969年“复课闹革命”以后,知青也下乡了,社会秩序就开始慢慢恢复了,生产啊什么的都开始正常进行,下乡知青也可以被东京28开奖网址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1969年以后的社会乱也还是乱的,但不是一点秩序都没有。你们这代人没经历过那个时期,已经很难理解了。
  问:你在总体上对文革怎么评价?
  答:任何事情都有它合理的一面,也有不合理的一面。文革也是一样。现在全盘否定,这不对,它有自己合
  理的地方。因为全面否定文革就等于全面肯定文革前的状态,文革是针对文革前的状态的。现在这样的全面否定文革,其实是因为现在的很多现象就是文革前的体制的延续,是文革的对象。
  
  2002年12月12日下午采访,13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