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经济风云 >


陈良宇标本显示党校选官不如科举
陈良宇标本显示党校选官不如科举

赵华


最近有媒体报道,季羡 林先生曾向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总导演张艺谋建议:“在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因为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一些网友认为,96岁高龄的季老说了不合时宜的糊涂话。但也有很多人支持季羡林。比如有人认为,“抬孔”有助于在我国重塑儒家道德规范,并可将儒家的传统道德教育,用于遏制官场腐败。开除陈良宇党籍和公职的处分决定认定陈良宇“道德败坏”,似乎也说明上述意见有其可行性。

说实话,眼下我国大面积、高层级官场腐败的新标本陈良宇,其所作所为,的确还不如过去以儒家传统道德教育为核心的科举制度选出来的官员。廉洁与否先不去说它,单就官场做派而言,陈良宇就下流不堪。前几年,陈良宇治下的上海官场风气极为恶劣,其家长制作风已堕落至公开在党政会议上一级骂一级,非但像爷爷骂孙子,连“带逼操娘”也成了“家常便饭”,成为历来上海官场所无之奇观。儒家科举制度选出来的官员尽管多为伪君子,但至少还要装装文雅,保持其体面。而陈良宇,别说“面子”,连“里子”他都不要了,简直是斯文扫地。那么,这么一个与市井泼皮无异的人,是如何步步高升的呢?且看陈良宇的“升官图”:

陈良宇,汉族,1946年生,浙江宁波人,1980年(34岁)入党。1963~1968年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建筑系结构专业大学生。1968~1970年解放军部队当兵锻炼。1970~1983年上海彭浦机器厂工人、设计员、基建科副科长(其间1982年9月~1983年4月上海市机电一局党校干部轮训班学习半年)。1983年(37岁)上海彭浦机器厂副厂长、上海冶金矿山机械公司党委副书记。1984年(38岁)上海电器公司党委书记。1985年(39岁)上海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局长。1987年(41岁)上海市黄浦区委副书记、区长。1992年1~9月英国伯明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学习8个月。1992年(46岁)上海市委副秘书长。1993年(47岁)上海市委副书记。1996年(50岁)上海市委副书记、副市长。2001年(55岁)上海市委副书记、代市长。2002年(56岁)上海市委副书记、书记、市长,中央政治局委员。2003~2006年(57~60岁)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

由上述简历可知,陈良宇这个军校大学生素质并不差。虽然文革期间当了两年兵,做过10多年工人和工厂基层干部,素质也不致下降到普通工人的水平。他1980年34岁时入党,当时的入党标准相当严格,也说明了这一点。接下来凤凰彩票,就是为期半年的党校干部轮训。之后三年三大步,由副科级越级提拔至副处、正处和副局级,在仕途上快速上升。当上正局级黄浦区区长之后,又去英国短期镀金,并于46岁时升任上海“市领导”。然后继续步步高升,直至60岁时因腐败问题落马于上海市委书记任上。

我国现行干部制度中的处级干部,相当于明清时代的县太爷,已属政务主官,除了政绩极为突出,连举人出身的公务“吏员”都没有资格当。一般都是进士出身的“大文人”,才补得上知县之缺。那么,工科大学出身、仅仅经过六个月党校培训的陈良宇,在“官德”教育方面,显然就与大多有着“十年寒窗”艰苦学习经历的旧进士们差了一大截。至于后来陈良宇在英国那八个月的“公共政策”学习,显然也与“官德”教育无关,不过是升任“市领导”之前的一个“洋学历”铺垫。既然“官德”教育欠缺如此,陈良宇后来会有那些斯文扫地的下三烂之举也就不奇怪了。

我国的党校教育大多是短期培训。陈良宇标本显示,以这种时间过短的培训方式选拔官员,尤其是选拔处级以上的政务主官,显然不如要进行多年儒家经典之“官德”教育的科举制度。
但是,以儒家道德规范进行官德教育,至多可做到不出官场洋相,保持官员体面。要靠它“遏制”大面积和高层级的官场腐败,恐怕注定要让“新儒家”们失望——连过去那些老“鸿儒”们都办不到呢!更何况科举选官的致命伤,是官员只对皇上和顶头上司负责,其主要职责,是为皇家征税,草民百姓之民生大事,是基本不在其议事日程之中的。如此陈腐的选官制度,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选拔处级以上政务主官?执政党已经开始改革试点,先从村和乡镇一级扩大民主,进行公民直选。但乡镇一级不过是“科级”,其主官还算不上“政务官”。陈良宇标本乃至仍在持续发生的众多处级以上政务主官的腐败标本显示,公民直选这一政治体制改革,必须尽快向更高层级拓展。否则,不但广大民众会继续失望,也会害了更多“经过党的多年教育”的好干部。因为,不受选民监督的官员,其本质再好,素质再高,也会被东京28权力这个大染缸,染成陈良宇这样的下三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