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经济风云 >


厂长真的有罪吗

厂长若有罪,谁该来审判?

八强赛,EDG对战ROX,无论是那个辣眼的盲僧还是奥拉夫,在面对小花生之时都是早早的败下阵来,每一场的比赛,小花生的节奏与操作似乎都像教科书一般在点着厂长。厂长有锅,确实不冤。他的失误与gank节奏各方面确实影响了比赛胜利的走向,很多粉丝和观众对EDG抱有最大的期望,作为队伍领军人物有这样的表现着实让人失望。

被淘汰后, 人们对本场比赛展开了热议。作为本土观众,很多人对于EDG又一年的止步八强大失所望,一部分人则将矛头直指了背锅选手厂长。一部分谩骂的一部分失望的,还有一部分人无所谓的在旁边看着笑话津津乐道:废物明凯,字字八画年年八强。

厂长的锅我们不洗白,且看看舆论环境已演变成何种地步你就会感到恐慌。如果说我们LPL赛区的观众对冠军期望的太久,等待心也熬了太久,所以再一年的失败才会让人变得更加无法接受。作为拥有着极高人气的厂长,给我们赛区带来了到目前为止仅有的两座冠军奖杯,在今年的比赛过后却成为舆论中人人讨伐的对象,这对比实在太过强烈。

用一失足则成千古恨来形容厂长的遭遇不尽妥当,因为厂长自身没有行为黑点,更没有做过道德沦丧的事让声名沦陷。出道至今没有爆出过任何丑闻和负面消息这点没人敢去否认,所以谈不上“失足”。用“活该”来形容厂长,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因为比赛失败原因不是自己不努力,不是自己没付出。如若一个赛季不肯用功,比赛表现差最终导致失败,那么网友们说他活该已经算是极大的宽容。

很多人说“经得起多少赞美就要经得起多大诋毁。”没错,像舆论所说,观众把他捧多高夸多高就能把他喷多惨,没错,这很公平。2016世界赛上明凯也确确实实坑了,所以观众们指责抱怨也不是没有原因。那么话说到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出来,如果厂长有罪,他触犯的是什么法律?如果厂长是个合格的罪人,那么我们是不是那个名副其实的审判官呢?

想拿冠军,那是厂长自己的事。而正因为了他自己的“这个事”恰恰也是我们的事,于是他被选定为剧情中近乎开荒者的角色。于是,他去开拓,他想要去完成自己的也是所有人的梦想。若是完成此大任,归来定是风光无限;若是落败而归,将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孔明挥泪斩马谡的故事人人皆知,如果将故事中的孔明与马谡来对比“我们”与厂长,不妨这样小作分析:孔明斩了马谡是因为军法如山不得已而为之,那么当厂长被扼杀在舆论的世界里,这场判决是由谁来审判的?谁会是那个可以行使生杀大权的“军师”孔明呢?如果我们是的话,当我们宣判厂长是个罪人的时候,我们凭借的又是什么法律?是拿不到冠军成为废物立刻执行死刑吗?如若我们强行把厂长与马谡捆绑在一起,将厂长形容为马谡到底妥不妥呢?马谡因大意失了街亭,不听指挥只能军法处决;而厂长他不听了谁的话,又曾对不起谁?所以厂长不是马谡,即便有罪,也轮不到我们当“孔明”。

他可以对不起自己这些年付出的努力,对不起自己的梦,可他不曾对不起我们这些“山寨审判官”。不要以审判者的姿态去站在台上审判一名选手,若是厂长有罪,拿不到冠军就该死的法律还未出台;若是以成败论英雄,那么电子竞技本不应该存在。

东京28舆论的世界是否已被妖魔

“古有韦神反向q,今有厂长开大追了箭”,某某某新闻标题“盘点某某某失误操作”观众们看的笑到脸抽筋。选手们的背锅操作被记录在案永垂史册,茶余饭后成为人们的笑柄。一瞬之间,也许英雄成为狗熊,人杰也变为阶下囚。人们编着诗歌做着表情包,回着自觉排队求楼主不洗白的帖子,也许是言不由衷跟跟风,也许是乐在其中。

可是当我们回味起那些一个个被喷倒在舆论血泊之中的人,那些故事仍然历历在目:韦神真菜,韦鲁斯反向Q神装爆一地;小虎真菜,C位输出打的没有辅助高;Uzi真菜,只知道吃资源的洗澡狗;淘宝权真菜,吹牛吹到世界的打野代购;无状态真菜,打得越来越不好的太上皇;厂长真菜,不会R闪的神级瞎......一个个故事,一个个梗,喷的不亦乐乎。人们不是审判官,却在嘲笑着这个世界,嘲笑着那些坐在台上打比赛的选手们,给他们定着一条条罪行。去骂吧,谁让他们赢不了,回国之后就得给我低着头;去骂吧,赢了你是我们的英雄输了请问你是谁;去骂吧,提梦想让人恶心不如退役卖饼;去骂吧,内战猛如虎,外战怂如狗的废物.......

凤凰彩票是谁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的?我们的面目狰狞像极了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它企图吞噬掉那些一切有违我们旨意的“罪人”。一个个变菜的选手,一代代背锅的侠客被舆论绑在绞刑架上,任人鞭打。一鞭打在脸上:猪仔死全家,年度MVP给厂长我就删了这款游戏;一鞭抽在身上:退役吧废物,只有你退位让贤才能解我心头之恨。一鞭抽在心里:你早该滚了叛徒,否则弹幕上将是永无休止的4396.....直到截稿之前,厂长迟迟没有正面现身接受媒体采访,唯一能得到的消息只有报道称厂长近照无比消瘦,或者是打了几局Rank。无数人在等着厂长继S6战败后的首次现身,有的人是关切,有的人是在等着他何时宣布退役。

舆论在折磨着选手也在折磨着观众,到底是谁在折磨谁,谁将我们从一位位普通观众变成了一群群酷似威严的山寨审判官?是选手?非也,是战队?非也,是这个游戏有毒?非也,那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无误的答案,也许当我们在思考这些的时候,冥冥之中其实我们已经忘记停下脚步去回头看看这个舆论世界已被妖魔化到面目全非。导致了这种现状的罪魁祸首也许并不是“敌”、”我”双方,而是在不经意间当价值观导向误入歧途,开始偏离正确的理性轨道的时候,这一切便伴随着种种事情发生了。听,审判官们又在呐喊了,懦夫们我的冠军在哪?那些伸手要成功,赢了夸几句输了将选手们推向万劫不复深渊的人们其实早已忘记了当我们作为一名普通观众在观看比赛的时候,对于每一位选手,对于每一位台上坐着站着的人,有个称之为“尊重”的大前提。

是的,这世界已经被妖魔化了,我们都是受害者,深陷舆论的泥淖里无法自拔。何时能从泥淖中走出来,去喝一口清澈的泉水,当然,那该是何等的梦寐以求。

“梦想”今已成嘲讽

很多人给打野分过类,有刷子型打野,进攻型打野....而厂长的类型却是所有打野分类里最特殊的一个,“梦想型打野”。的确,很多人喜欢厂长敬佩厂长都因其梦想。“就想拿一个官方S系列的冠军”,这一直是他的梦想。

也许说出来的愿望吹完蜡烛说出来了就不算许愿,梦想常常提起被人熟知了也不算个梦想。梦想这东西很多人都有,整个LPL打野就只有他厂长一个人有梦想当然不可能。为何提到梦想最先可以想起他,其实原因并不止是厂长为了梦想做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亦或坚持了多少年,而是梦想这个东西现在开始变得越来越越奢侈了不是吗?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枯燥无比的训练一次次结束,你的梦想,还有吗?浑浑度日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打职业被允许的条件里也没有明令禁止“无梦想之人不可以打职业”。除了职业选手,我们普通人,其他行业的人不也如此吗?穿梭在车水马龙,人潮拥挤的街道,过着上班下班,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梦想变得越来越被遗忘了。以至于当人们被问到“年轻人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时候,不觉呀然一惊禁不住笑出来。也许明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梦想的概念对他来说格外的深刻和醒目。

这里,不歌颂不赞扬,分析事实。身为职业选手,当第一只脚踏入职业这条路的时候,我们不确定是否人人都能明确的清楚自己此行因何而来,但是这一点厂长想的很清楚。为了梦想去努力,这一点他也在践行。面对一次次的金钱和诱惑,他的梦想也没有因此而中断,这一点我们也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样看来“梦想型打野”这顶帽子扣在厂长头上,没毛病。没毛病是没毛病,可若想着念着的梦想一直实现不了,你追的又是个啥?图个啥?废物明凯年年八强,这梦想是越追越远。久而久之,厂长的“梦想”已随着时间和失败慢慢发酵,慢慢变质。

诶你听说过吗?废物明凯说他有梦想。也许是接二连三的失败也许是再一年的八强让这梦想逐渐从助推器变为负担。无论是我们赛区整体实力多么技不如人,我们国家电竞起步如何慢,这些外部因素分析了太多反而变得无趣。何不说一句菜就是菜,也好给“简单”的人们一个”简单”的交待。实力下降、比赛惨败、谩骂、质疑、指责,可终究发生的这一切是因为厂长自己的选择,因为那个最初的梦。如果没有那个梦,这一切纷扰可都是不存在的,没有那个梦,菜了又如何,至少不会有此下场。让人想不通的是,当人人称赞和敬佩的梦想变了味,当最初因梦想喜欢了厂长到现在这个点变成人人嘲讽的话题梗,梦想这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东西该不该扔掉?莫非这种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精神正是电子竞技需要的?如果这样解释可以行得通,那么放眼本土选手,我们又可以在多少人的身上再次寻找到那问心无愧的梦想?

是不是梦想开始变成嘲讽的时候就可以不要?梦想迟迟实现不了最初就不应该拥有?当你追逐它遇到大风大浪之时,是否退缩躲避,为自己曾经的选择悔不当初才是正确的选择。如果菜的是选手,将最初的激情冲淡了的是时间,那么当梦想开始变成嘲讽的时候,谁才是那个真正的刽子手?

纷纷扰扰,扰扰纷纷。厂长是悲剧里的主人公,他本来可以不用经历这些。当夺得第一个冠军之后他是可以光荣退役成为关注度最高的主播收入不菲的;当夺得Msi季中冠军赛冠军之后,他可以手捧奖金为职业生涯画上圆满句号让后人歌颂的;当夺得一个个联赛冠军,大小赛事冠军无数收获美名他是可以另辟人生之路光荣退役的。故事本该早早就结束了,按照每一次该结束之后的剧本来走,没有人会批判你菜,没有人会骂你是废物,没有人会觉得功成名就退役直播有什么不妥,没有人会因你穿上西装革履掀起口水战。是的,这故事本应该早就结束了。

我们何时迎来下一个厂长?

对,就是他,就是这个叫做明凯的人,字字八划年年八强;就是这个让无数人们粉转黑的废物,目前赛区取得的两座冠军荣耀都有他的功劳;就是这个人人喊打的过街之鼠,在这里追着让人提起来都会觉得可笑的梦。就是这个只专注于三狼F4的梦想型打野,曾以绝佳的反蹲意识令人称赞;就是这个在WE声名鹊起的叛徒少年,还站在这里占着位置不去退役直播颐养天年。就是这么个人,现在连全明星赛票数领先都让人觉得丢人。有人说,我要给废物明凯投一票,我要让他出去丢人丢脸;有人说,S6失利之后这个废物强行装死,到现在都不现身......每当看到这一幕幕,不觉痛心。

是要全盘抹杀吗?马谡有罪,孔明念其功劳即便行刑时也知潸然落泪;赵云是敌人,曹操爱才尚知留其活口;厂长,一个时代的标杆,一个曾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如今成为我们的耻辱,想不明白也看不懂,当有人问你“菜还不让人喷了”的时候,我只觉得这个简单而又尖锐的问题让人心累,让人难以回答。承认了吧,他菜,他4396,;承认了吧,他是罪人,他年年八强;承认了吧,他躲了这么久不出来直播把头砍下来给大家拿去街上游行;承认了吧外国人都是瞎子傻子,心中最值得尊敬的LPL选手居然是我们天天唾骂只知道抱韩国爹大腿的儿子。中国式嘲讽,本土式讨伐,将功劳全部扼杀销毁,将“罪”不至死之人拖上绞刑架等不到午时就得行刑。

行走在这世界上的每个人,我们你们他们都是漂浮在沧海中的一粟,当英雄迟暮,老马再也驮不动身上的担子,大漠行舟也只剩下孤影。厂长会退役的,有一天一定会的,而现在觉得厂长对不起你们,逼其退役的人们,你们的做法又对的起谁?解决的了问题吗?全盘抹杀也好,全盘否定也罢,厂长用他职业生涯的的第一个四年,将自己的青春和一代电竞人的青春拴在了一根梦想之绳上,这洒在赛场上的一腔热血无法删除也再没看见谁复制。逼其退役完全可以,只是下一个能真真正正代表LPL赛区,扛起大旗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其实他应该早点来,早点儿卸下厂长身上的担子,让我们把所有的希望换个人压。然时间消逝,当我们与厂长都青春不在的时候,即便会再出现第二个厂长,可我们还有多少个青春再去追呢?那该是另一个时代的故事,不属于我们的时代吧。

舆论世界已被妖魔,我们喷出了一个又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喷出了一段又一段“LPL耻辱式悲剧”。 然而活在当下,我们只需把心放在肚子里去坚信厂长早晚会退役,有天肯定会就可以了。所以不用害怕废物厂长再有脸回来,我们应该想想当下一个英雄再次成为口诛笔伐的罪人,下一句豪言再次沦为笑谈,下一段悲剧诞生的时候,我们喷的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