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猫眼看人 >


[转贴]天灾,还是人祸?——专家发誓:泥石流不可预测
从2008年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十几次的灾害,冰灾,旱灾,水灾,地震,现在呢,又出现了一次泥石流。每一次灾害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失去亲人的痛苦,更多的是人们对这样的灾害追问。为什么每次灾害的时候,总讲救援,而忽略了提前预报呢?随着舟曲泥石流,我们看到,在中国的版图上又一次一个县城被扫荡了!残酷无情,但是我们似乎有些麻木的习惯了,从汶川,到玉树,再到舟曲!如果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很巧合,那么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种自然灾害,就不能不追问,到底是问什么?



舟曲泥石流之后,救援开展了!一些专家似乎一下子又出现了,在央视中,信誓旦旦的说:泥石流不可预测!这句话似曾相识,在汶川之后,在玉树之后,甚至在南方经受巨大的旱灾的时候,也听过,即便在还没有度完汛的大江大河,也听过一些专家,摇尾巴晃腚的说,什么什么不可预测。


如果说地震前专家可以辟谣,然后让大家安坐家中,还不可以预测的话,那么泥石流,似乎应该大概差不多有可能是可以预测的啊!比如每次天气预报之后,都有哪里高温,小心森林火险;哪里雨水充沛小心泥石流等灾害。那么这位不敢公布名字的专家,到底从哪里得来泥石流不可预测呢?是真的不可预测,还是真的在为某些人文过饰非?


专家成了招摇撞骗的代名词


电视上,报纸上,电台里,一个个脑满肠肥,头发雪白的专家可以说比比皆是;只要是已有事情,总会出来一个专家或者多个专家总结发言,证明,说教一番。但是,随着骗局的逐一被识破,这些专家很快成了招摇撞骗的代名词。那些事江湖专家,可是那些不是江湖专家的人呢,同样做着江湖专家的事情。据说汶川地震之前的征兆,玉树地震前的征兆,尤其是蛤蟆或者老鼠的征兆都非常的明显,但是还是一些专家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能乱了一方的精神,说一切都是谣传,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之所以不可能,一方面是我是专家,另一方面因为地震可预测所以不可能。


但是事实,还是证明了发生了,为了遮羞,还是为了一些人犯了渎职罪,就出来说地震不可预测。同样的,天旱,不可预测。这些都是鬼话,从去年9月份,一直到今年四月份呢,期间将近有半年的时间,才知道干旱了!等到繁忙的总理过问了,才知道,呦,那嘎达干旱了!同样的泥石流,难道不是可以预测的吗?土地的构成,城市的地理位置,降雨对地质的影响?其实作为泥石流东京28开奖网址来讲,应该是最好预测的!为什么预测不了呢?


为何欺世盗名的专家如此之多


说白了,就是不是这些专家欺世盗名,就是为了自己不务正业开脱罪行。国家养了这么多的专家,抵不上几只动物的预报准确;国家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最后呢?只一句难以预测,就打发了!当地的官员可以无罪,当地的地质部门可以无罪,就像1000年一遇的大水一样,人,都无罪,有罪的是老天爷!


这些欺世盗名的专家何其多啊!那么为什么这样的专家会这么多呢?首先就是在中国想成为专家的门槛太低了!多读了基本西方的书,多看了几眼西厢记一样的读物,便可以自称专家。人们都说大学生贬值最快,我看不是,是官员中的博士生和硕士生贬值最快,比这些贬值还快的就是那些专家了!


本来作为专家应该是他所做行业的泰斗或者诸侯,但是我们发现,在所有的有专家头衔的人,都难以避免的出现立场问题。本来他们应该是具有学术精神,应该具有文人的诚信精神,本来至少还有一些良心未泯的精神,但是正是由于他们立场出现了问题——也就是站在企业立场上啊,还是站在当地政府立场上,还是站在自己学术立场上,后者哪怕是站在中立的立场之上!


专家太多了,像古代的三千门客,鸡鸣狗盗之徒,都有用处,但是这些专家已经一无是处喽!


真专家少了,说明中国的未来断档了


中国的两弹一星钱学森,钱老,对自己的评价也就是一个在毛主席和周总理领导下的科研工作者!听一听,科研工作者,不是自诩的专家,不是自吹自擂的学者。但是谁能说他不是专家,谁能说他不是学者。所以,在我看来,一个人能称得上是专家的人, 凤凰彩票 首先要在哲学上有自己的立场,其次要有自己的政治立场,最后才是在自己所学的学科上有建树。所谓的建树,就是要有成绩!


不是高了几十年地震检测,最后来句地震不可预测;也不是高了几十年的地质勘测,最后来了句泥石流不可预测!


但是我们明白那些伪专家和伪学者的苦衷,说了1000年一遇,或者说了地震不可以预测,泥石流不可以预测,一下子,给很多人送了绑;如果说可以预测呢?那肯定的会有人追问,为何可以预测,却预测不出来呢?这样一来,是要追究责任的,是要扣除奖金的。另外还有,既然可以预测,那么为什么你不说出来,而坐视那么多的人死在瓦砾之下!


两相比较,说不可预测,可以保住很多人不说,还能减低自己的责任,避免不必要的追究,于人于己,也还好吧!只是,那些地下枉死的灵魂,不知道能不能获得片刻的安息!


不可预测,其实说明了一些人根本没有做学问的心态


现在非常流行城市化,搞农业的都在城市,搞地质的也都在城市;城市里的演员演农村人的生活,演给城里人看;男的装女的,女的装男的!说了这么多,也就是一句话,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想过将问题解决掉,将恶劣的形式转变过来,更没有一个学者,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做学问的心态。


他们眼睛被金钱和权力迷惑,耳朵被阿谀和奉承所充斥,大脑被西方的理论所填充,心智被利益和虚荣所扭曲,就这样一群人,却在做着非常专业的工作!想象一下,他们能出成绩吗?


总之,一切问题的根源在于精神上失去了信仰,放任自流的这些专家,其实只比农村的老农们多读了几年书而已。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老农民的诚实,简朴,执着和坚韧!


这样的专家,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