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猫眼看人 >


最可怕的反负定律
首先声明:本文是针对全世界数千年各门斗争科学发展导致的恶果而总结出来的一种发展定律,通过这种定律可以绝对性的肯定现在世界上的哲学是伪哲学是魔鬼理论。而这个定律却是给它绝然果断的下了个死刑判决书。因为这是一条绝路。

最可怕的反负定律

文林再兴

自然界的一切,都有其本身固有的恒定不变的规律。而人类界所有的一切,也都来自于自然。所以任何事物的本身以及进化与发展,都有其恒定不变的——永恒规律,这是绝对的。可是自然界所有的规律都是有利于人类万物生存繁衍与发展的?却不想所有的规律也有它的对立面,因此它对立面的发展规律就不是有利于人类万物生存繁衍发展的;不仅如此,反还会逐步的毁灭所有的一切,所以了解这些事物发展必然规律是人类生存下去一切的前提。下面是通过数千年历史实践而总结归纳的一个事物发展定律,这个定律一旦让我们人类觉悟后,是非常可怕和恐怖的。

近一个世纪以来,我们全人类共同感受到了突飞猛进惊天动地的科技革命,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又一个无比惊喜奇妙之余的同时;也共同感受到了惊天动地的种种灾难和病毒,给我们带来的一次又一次无比悲痛和震惊……在共同目睹见证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的科学突飞猛进日新月异一日千里的向前发展的同时;又共同目睹见证了各种病毒和灾难,也在以科学相应惊人的速度飞快的向前发展进化升级。而且令人最难以置信难以理解的是:它们永远跑在了科学的前端,总是要比科技略高一个级别或者更多,以致令科学疲于奋战越来越有些不堪招架之趋势……

可就是在此,令我十分头大费解的是:到底是灾难病毒在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发展科学?还是科学在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的发展灾难病毒?不然这两者何以你追我赶的、如此齐头并进的、这般精彩绝伦呢?它们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发展关系?到底是谁在发展谁?(因为这两者无论谁发展谁?都是令人发疯的荒唐之极的问题)所以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天机?假如科学失去了各种超过自身水平的灾难病毒来做参照依据作为向前进化发展的前提条件,那么科学会不会孤立的如此飞速向前发展?反之若病毒灾难失去了科学巨大推动催化促进作用力(科技理论技术成果和药物),它们能不能孤立的如此迅猛的向前发展?这难道是牛顿定律的魔法在作怪?即所谓的什么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也就是说你使出多大的作用力于物体上,而物体就会反弹回来多大的作用力于你身上,等等这些头痛的问题虽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有一种亘古今未来都不会变的事物发展规律,却在这里逐渐清晰的浮出了水面;等等这些头痛的问题虽没想出个所以然,但有一种亘古今未来都不会变的事物发展规律,却在这里逐渐清晰的浮出了水面;从数学角度看,两者的生存与发展永远成正比;也就是说反灾难病毒科技越发达、反力越大、队伍越强大,那么相应的灾难病毒也就相应的成正比的毒害力越恐怖、覆盖面越大。从几何角度看,两者的生存与发展是一条永恒没有终点的平行线;也就是说东京28开奖网址若科学技术是无穷尽的要向前发展的话,那么灾难病毒也必须是无穷尽的,要以相应的惊人的速度且还须永远比反病毒灾难的科技超前一步更上一个等级的、向前进化发展,来做反灾难病毒科技进步发展的参照依据和前提条件,否则一旦失去这种前提依据条件,反灾难病毒科技就绝对无法向前进化发展而终止。而各自孤立的向前发展是绝不可能的。从历史角度看,两者的关系就是两根被紧紧搓在一起的无限长的绳索,一头在无尽头的远古,一头则无止境的未来,而被捆死在日日反复扭曲中的就是我们如草芥般的人类。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有些惊恐愕然!如果牛顿定律还能被当今科学家及人类认可的话,就是没有生命力的物体都会分毫不减的反弹回你给予它们的力或伤害,那么当我们狠力打击那些不仅有生命力而且是有加倍报复心理的“魔鬼”身上时,岂不是自寻死路?要不自古流传之今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名言根据何来?而且这句话在这里被体现的是那样淋漓尽致,贴切的是那样名符其实?看来另一句名言“邪不胜正”要改写“正不胜邪”才合乎事实。

我们也不可否认的是一些病毒一些灾难,通过许多的伟大的科学家、英雄、学者的研究献身战斗,通过许许多多无以数计的人们与之拼搏奋斗牺牲,一些原有恐怖的病毒是被彻底的征服消灭了,一些巨大的灾难通过血河骨山的庞大代价的确是被平息了;可现实事实上一些更加恐怖的病毒与灾难,又重新武装升级改头换面后,时间不久又神不知鬼不觉的陆续的出现了。特别是近代科技飞速进展时代,此起彼伏的显得特别明显和突出。例如现实中根治乙肝、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口啼疫、疯牛病、霍乱等等这些病毒的特效药物还未问世,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各种新恐怖病毒又正在产生。一些惨不忍睹的犯罪还没得到有效的控制,而另一些更加惨绝人寰的高智能高科技犯罪又开始频频发生。频频升级的自然灾害就更加不用说了。弄得人类在现实生活中无论从穿衣吃喝行路及各种日常生活接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染上病毒、或致癌物质、或遭遇各种不可预知的种种灾祸的危害而丧失生命。说到底我们人类最终还是不能征服消灭它们,而逐步强大的尖端的科技力量和高含量的科学药品,竟然反成了它们进东京28化升级发展的主要能量和食粮催化剂。从历史观点来看,每次的正义与邪恶、天使与魔鬼的斗争较量都幻化成两者的“盛世婚典”,而婚后繁衍的后代却又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严格遵守着达尔文的《进化论》。这亦是全人类有目共睹共同见证不争的事实。翻开人类所有记载的社会发展史、及当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活生生的事例、都全部得到血淋淋乃至鬼哭神嚎般的活的见证。

既然谈到了进化,既然都与进化的问题有关,我就有些质疑?达尔文的《进化论》怎么到了近两个世纪竟然变成了‘文尔达的’《退化论》了呢?我们知道万物只所以在繁衍的同时又在进化,是为了更能适应所存在的环境下的生存,为了更健康更完美的生存,正所谓优胜劣汰物竟天择适者生存。可为什么人类本身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化,因为把现代人与古代人从各个方面比较,无论是身体健康,抗病能力,原始具有的奇妙功能,以及智能都并未超出古人,甚至有些方面还不如他们,最明显的两个人就是:老子的‘道’及诸葛亮的超人智慧,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几人能够明白‘道’到底是什么?诸葛亮的预知能力为何如此准确?在当时与现代的科技水平如此天壤之别的情况下?他们竟能有如此的境界?还有最主要生态物种为什么没有进化?不但没有进化,反而很多物种已被灭绝,很多物种正在灭绝。从这些种种事实看来,人类与自然的主要有益的物种不仅没有进化,反而在逐步退化和消失;一些原本应具有的自然免疫功能及其它种种功能也在逐步消失。与此相反的是邪恶害虫病毒和灾难却在疯狂飞速升级进化着。难道《进化论》是上天专门为邪恶病毒灾难而设计创造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种《进化论》就是魔鬼的死亡《进化论》。是造物主‘上帝’的《退化论》,而非《进化论》。照此下去人类的未来就真的是不可想象的恐怖了。

但在此要特别强调的是:真正的造物主的《进化论》的宗旨和最终目的,是为了各种生命越来越健康越完善的生存与发展,可为什么进化了几千年倒成了反进化了?而人类的一切反灾难病毒科技力量队伍的本身宗旨的最终目的,也是彻底消灭杜绝灾难病毒发生的,为什么人类数千年所付出如此巨大昂贵的代价牺牲拼搏奋斗到最后的事实结果也是:反把它们拼命的进化发展升级了?危害及潜在的威胁反而越来越大越恐怖了?反灾难病毒的科技与队伍也越来越被动越技穷了?因为一般情况下都不是把它们控制杀死在萌芽状态,而是要等到犯罪分子把罪犯了、把人奸了杀了,把财物骗了抢了,把毒贩了把人害了,把病毒扩散传播的不能不采取措施控制了,自然灾害就更不要提了;才开始采取应对措施。有些事只能说是去尽人事安天命无可奈何的消极应付,但就这样还算是不错的了,更无法理解的是一些相应的机构单位企业,往往把这一切灾难当作潜在的经济市场和难得一遇的无限商机来开发发展。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可理解的而是再明白不过了,因为这是他们安身立命生存之本,升官发财成名之道,若不如此他们何以生存?何以发展?何以发财成名升官?靠什么来实现他们的人生梦想?既然社会法制让他(她)们别无选择的依靠灾难来生存,但又绝对不能违背生存定律‘生态平衡’;依靠灾难来发财成名?把所有的灾难当着经济来发展,那又是因为不能违背生存发展定律;用所有的科技力量使得所有的病毒和灾难进化升级,那又是不能违背从小到大,从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的物种和事物的进化定律。所以这对于他(她)们或它们的生存本身是绝对正常的,因为别无选择。所以我们人类也绝对没有谴责的权力和理由。原因就是任谁都不能违背这种大自然生存平衡发展进化定律啊?但对于整个人类世界人类社会却又是那样阴森的透着一种极端恐怖的邪恶妖魔之气,正是这种极端恐怖邪恶妖魔之气在肆无忌惮的残害吞噬着整个人类社会的生命和健康啊?也正是它在主宰着整个人类的命运啊?因为这是一种被恶魔重重包裹全是恶魔基因凝结构成的正义和天使啊?所以在我看来是那样的不可思议的异象啊!如果是正常的话,那么所有的灾难都是这样发展出来的。如果正常的话他(她)或它们都是魔鬼中的魔鬼……看来我们人类都不正常了!都疯了!都变成吸血僵尸魔鬼了!都以不正常为正常!如果这一切都是正常的话?那么就是我不正常了?我疯了?

好吧!我们再来更深入了解一下这种事物发展定律,看看到底是谁不正常了?谁疯了?为了便于论述,在此先把不利于人类的一切因素事物统称之为‘负者’,把所有在与负者作斗争的一切事物统称之为‘反负者’。这样一来就可简称之为:负者与反负者的关系规律即《反负定律》。

在科学文明飞黄腾达无比辉煌的今天,我们只要不是天生的痴呆傻瓜文盲都知:无论是宏观宇宙大世界,还是微观的物质粒子小世界,都是无穷尽无极限无止境的。从而也绝对性的确立了我们人类的一切科学知识的研究与发展也同样毫无例外的是无穷尽无极限无止境的。那么如此以来我们人类的反负科学要永没止境的向前发展的话,就必须没止境的去拼命学习研究永远要超出自己高深莫测的负者。那么在这种既定的绝无更改的前提下:负者(这位狰狞恐怖的魔鬼)就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成了反负者(我们的反负领导、科学家、天使、英雄等)高高在上的‘导师’和前进发展的‘统帅’。而负者也永远是凭借自己精心培育出来的学生,经过实践经验强化训练而组成的精良壮大的队伍的这种团结奋斗、誓死拼搏、永不言败、前仆后继的崇高精神与突飞猛进的科技合成的巨大反推力量,来巩固自己永远高高在上的‘导师’和‘统帅’的绝对主导地位。由此看来,负者与反负者的关系还不仅仅是互为前提动力,互为生死不可分割的整体平衡发展关系,且负者还是反负者进步发展的上天注定了的永远高高在上的‘导师’和‘统帅’,更还有非常重要的潜在身份,那就是上段所提及的负者还是反负者安身立命的生存之母,发财成名升官之父,通俗的说;负者同时还扮演着反负者的衣食父母和求得功名利禄的天王老子的身份。而且两者的发展与壮大永远成正比;这就是如上所说的:它们不能违背自然生存平衡发展进化定律,而也就必然导致了反负科技越发达,反负队伍越精良越壮大,而作为导师统帅级别的负者就必然要永远成正比的相应增强灾难病毒的危害毁灭程度,永远成正比的扩大灾难病毒危害毁灭的规模和覆盖面。也同样一如牛顿定律,你使出的力越大所受到的反弹力也就越大,而两者各自孤立互不受力而还能发展是绝对不能成立的。然互为促进的推动彼此一步又一步无止境的向前发展,则必然会把我们人类及万物生灵一次又一次的推向绝灭的深渊……可见这样发展下去的世界是多么的荒唐和恐怖啊!如果我们无法推翻这种反负定律,那就不难想象我们的未来随着反负科技力量不断突破与发展,随着反负队伍不断精良与壮大,那么上天注定要永远高高在上的负者将是怎样一种境地?我们人类一次又一次面临的又将会是怎样狰狞恐怖的血盆大口?我们到底该怎么理解这种伟大的科学?伟大的发展?伟大的荒谬?伟大的谎言?

所以这种反负定律也是自然生存法则,而生存法则也就是自然生存定律,而生存定律最高宗旨就是生态平衡,配合发展,进化升级。这种生存法则定律宗旨无论是上帝还是魔鬼只要是想在这世界上生存下来都是绝对不能违背且还必须严格遵守的,所以我们总是痛心疾首的谴责反负者的种种腐败种种恶行,却从来没想到这是任谁都绝对无法违背的自然生存法则。所以在这里我们所要谴责的根本不是反负者本身的腐败和恶行,而是这种魔鬼上帝式的生存法则,是魔鬼强奸上帝而繁衍的魔胎生存法则……因为它是比天还大的魔鬼阴谋。

通过这种反负定律,我们人类没有理由不绝望不疯狂。我也没理由不问:我们人类到底在拼命的发展什么?到底要向哪里发展?我们还有没有未来?走在这种无止境的魔鬼黑洞里到底还要几亿光年才能走到尽头?难道人生在世的一切生存价值和意义就是去拼命的发展吗?难道无需弄清发展方向正确与否?就去拼命的盲目的发展吗?难道明明知道是向死亡里发展,还要义无反顾的向前发展吗?为什么我们明知道以牺牲生存环境为代价以掠夺挥霍地球资源为基础的发展都是得不偿失的发展、自取灭亡的发展,可还是要不可遏止的发展?拼命的掠夺!拼命的制造污染源!没有看到我们人类的身体抵抗疾病的能力、我们科学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的地球环境能量平衡循环再生调节的能力、都已经到了它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吗?

如果这一连串的疑问能够敲醒我们的觉悟震痛我们的灵魂的话,那么就会发现这种定律无异于能量巨大的灯塔,照亮了我们人类数千年都无法看清的前路;同时也无异于法力无边的万能显形镜,它如此清晰的显现了数千年来领导我们人类反负力量不断进步发展壮大的导师和统帅竟赫然是如此不可思议狰狞恐怖的“魔鬼”(负者),原来它是那样和蔼神秘的微笑着把我们人类及万物生灵,一步一步诱惑进了它预先设计好的血盆大口遭受万劫不复的命运。它领我们走进去是一个无比黑暗的无底洞,让我们永远无法找到回头的路。可是已被它吞噬的冤魂是不可能回头了,但还没被吞噬的活生生的我们难道也回不了头了吗?

如果全世界没人能够推翻驳倒这种么反负定律,那么这种定律就是亘古今未来都不会变的死律,所谓的定律是根本没必要去不停的用实践去检验去证实去推翻的。而且也是绝对推翻不了的,就像不必不停的去检验我们的生命有一呼一吸的律动的规律,不必去检验凡是生命都有生死,不必去检验太阳东出西落,不必去检验电能有正电和负电一样,也一如自然科学家所发现各种事物客观定律一样,这种定律无论事物怎样不断发展进化怎样的千变万化它都是永恒不变的。它绝不会因某些超圣贤仙人的意志或法术为转移改变的,更不会因某些科学的不断的发展而突破的。如果定律需要不停的用实践检验,那么已经检验实践了几千年,实践检验的人类死了多少亿了,万物生灵也已经被实践检验的灭绝的无数种了。如果再实践检验下去,那么就等到实践检验的这个世上没有人类没有生命为止了,到了那个时候你才会明白这个定律是不需要再去检验了,就已经太晚了。

所以这种定律不仅适用于反负律,同时也适用于世上任何一种事物发展律。若这种定律一旦被公认,那么它的提醒无异于苍天给了我们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惊天动地的‘炸雷’般的惊醒和顿悟……不由会产生一种反常的奇问:难道我们人类几千年来所形成的一切观念一切志向一切努力一切付出都在被一种无法觉察的巨大阴谋所操纵着……?难道我们现实的人类世界是被一个法力比天还大的魔鬼一手虚拟的……?

如果我们能够破解这个比天还大的千古谜团,如果我们以能够彻底的明白这是一条被魔鬼捆帮着并牵着我们前行的绝路,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彻底的及时回头,彻底的开始矫正自己的一切错误观念和发展方向,从而获得重生……。

林再兴于九七年初稿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修改于荆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