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猫眼看人 >


简论被打趴的中国重新站起的原因不可瞎咋呼啊
简论被打趴的中国重新站起的原因不可瞎咋呼啊

有外国人说,中国能够重新站立起来,必有历史文化的原因。这个外国人这样一设问,缺少知识和智力的中国人,就极易上当,就简单地想到儒学这个答案了。

中国九十年代以来刮起尊孔风,是这个答案起的作用。但是风刮得这么盛大,是因为有美国的因素和国内一直潜在的尊孔派掀风作浪。

正确的答案完全不是儒学。历史告诉会思考的中国人,正是明清大兴儒学把孔子捧为万世师表,才导致中国历史发展停滞落后挨打。第一次第二次鸦片战争挨打后,满清政府不是还在坚持中学(儒学)为体吗?慈禧太后不是重用清末大儒徐桐吗?为什么又遭受甲午战争惨败、又遭受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了呢?为什么日本脱亚入欧后实现振兴就居然蔑视支那人了呢?——不正是说明儒学只会使中国人落到支那人的悲惨命运吗?

糊涂的中国人听了,被西方打趴了的中国之所以能够重新站立起来,一是因为有法家的变革精神,二是因为孙中山从西方学来了民主思想,中共的先驱者从欧洲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中国法家的变革精神,体现于商鞅的变法图强,体现于《吕氏春秋·察今》一文的争论中。中国史上的名相,都是法家人物,李斯、萧何、诸葛亮、魏征、王安石、张居正等等,都主张变法图强。中国历史上争夺天下的帝王家,既然儒家明确地把他们划出儒家范畴了(儒家本质:治世则现,乱世则隐;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那么就应该接受毛泽东的观念,他们属于法家。可以明白地说,被西方打趴的中国所以能够站立起来,全是因为有不信孔子天命尊卑论的刘邦式的历史弄潮儿和敢于变法图强的名相这两类法家人物。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继承中华优秀思想和吸收西方民主思想的产物。毛泽东的实事求是思想和群众路线,是继承中华优秀思想和马列主义中国化的产物。

特别是居于高东京28位的领导人和理论工作者,在这个重大的理论问题上不可做糊涂虫啊!

儒家思想绝对不可能使已经趴下的中国重新站立起来啊。要知道记录在《论语》《礼记》中的孔学,既没有探索精神和批判精神,也不是道德高地啊。孔子教人在国君上大夫下大夫乡人面前做变色龙,教人敬畏权势者、蔑视女和小人劳动者,教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教人必要时可以投靠犯上作乱蔑视周礼的叛党,那还有什么坏事不能干呢?中国的吏治到明清时最腐败,还不是孔学教出来的吗?现实中国官场的腐败,还不是因为尊孔风越发严重吗?

然而不以人废言嘛,孔子的某些话还是可以引用的。但是引用孔子的话,其一必须弄清楚孔子的原意,其二必须弄清楚孔子的话适用范围。

例如“仁者爱人”,必须知道孔子的词典里,“人”是不同于“民”的,人指统治阶级,民才是普通的劳动者。对这个“仁”,孔子自己有明白解释,亲亲为大(仁)。毛泽东也有明白的解释。1964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北戴河的哲学谈话中说:孔子讲“仁者人也”,“仁者爱人”。爱什么人?所有的人?没有那回事。爱剥削者?也不完全,只是剥削者的一部分。今人对“仁者爱人”作随心所欲的解释,既不尊重孔子,也不尊重毛泽东,有糊弄老百姓的因素。

再如“君子和而不同”。孔子是谈君子个人的处世哲学,这与他的中庸之道一致的。今天用这句话来谈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非常不适当。其一轻易地尊称对方为君子国,且不问是否符合事实,很易使自己处于小人国的不利地位(与君子国争岂非小人国了?)。其二中国的制度与天下绝大多数国家不同,这个天下人都知道。中国有必要强调这个不同吗?是否含有瞧不起对方那个不同制度的意思啊!

又如“正己修身正名”这些话。孔子认为为官上任,“必也正名乎”。子路当面就批驳了:“子之迂也”。虽然孔子有强辩,但子路是对的。既然国君任命你担任此官职,就已经为你正名了啊,还要怎么正名呢?今天的官员,如果正己修身这类事都没有做好,你就不应该赴任哪,国家为什凤凰彩票么会提拔这档人担任政府职务呢?因此本人郑重劝说那些高谈正己修身的官员,你先不要任职,回家正己修身好了,再来做官吧。而对国家来说,要从制度上检讨,使好人不会变贪变坏。现在的制度确实使许多好人变坏了。

补充一点,“传道、授业、解惑”,是封建守旧教育方针,毫无探索精神和批判精神,创新就是生命力的现代社会不可用。另外宣扬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与国家确定的培养有文化的劳动者的教育方针唱反调,要批判。孔子讲的格物,是格人,就是理清楚所接触的人身世地位,以便自己采取适合的态度,并非是研究社会和自然,去发现真理。

2014/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