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猫眼看人 >


西方社会重新认识马克思
来源于:中国九一八网
http://bbs.china918.net/forums/198563/ShowPost.aspx

作者:戴翼飞
  马克思“回来”了!
  
  前不久,英国广播公司(BBC)进行了“谁是现今英国人心目中最伟大的哲学家”的调查,结果显示,共产主义理论奠基人卡尔·马克思以27.93%的得票率荣登榜首,居于第二位的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得票率为12.6%,远远落在东京28其后,柏拉图、康德、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更是望尘莫及,黑格尔甚至没进前20名。
  
  英国剑桥大学文理学院的教授们也曾于上世纪末在校内进行征询、推选,试图找出谁是人类纪元第二个千年的“千年第一学人”。投票结果是马克思位居第一,而似乎早已被习惯公认第一的爱因斯坦却屈居第二。随后,英国广播公司又以同一命题,在全球互联网上公开征询投票一个月。一个月下来,汇集全球投票的结果,仍然是马克思第一,爱因斯坦第二。
  
  今天,马克思的哲学观点已冲破意识形态的樊笼,成为世人手中解析所有复杂的经济、政治现象的宝贵工具。它为人们认识世界提供了一种独特视角,也让西方社会重新掀起研究马克思、认识马克思的热潮。
  
  
  《共产党宣言》的乐章重新奏响
  
  随着东欧剧变、柏林墙倒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普遍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很多人认为将阶级斗争作为理解社会动力的传统理论方式,连同卡尔·马克思的其他理论,将一同被扔到历史的垃圾桶中,马克思主义研究一度被边缘化,在原苏联及其卫星国地区,他的塑像甚至被销毁。
  
  然而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掀起了一股研究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热潮,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系列国际性大型学术会议的召开。
  
  1995年9月27日,世界马克思主义者为了纪念恩格斯逝世100周年,在巴黎召开了首届国际马克思大会。此后,国际马克思大会每三年召开一次。
  
  1996年4月,“社会主义学者研讨会”在美国纽约召开。同年,来自世界各地的6000多名代表云集伦敦,参加“’96马克思主义大会”,前后共举行260多场报告会和讨论会。1998年5月,“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国际大会”在巴黎召开,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人参加。法国《人道报》特别刊文指出:从纽约到东京,从圣保罗到耶路撒冷,从新德里到伦敦,到处都奏响了《共产党宣言》的乐章。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魏小萍教授介绍,除了学术性的马克思研究活动,在西方世界还存在着各种左翼组织,他们不是从学术上,而是从政治影响方面关注马克思。这些左翼组织很多与政党组织有着直接关系。西方世界的人们通过学术的和政治的两种不同渠道了解马克思,他们所理解的马克思也因此而有所不同。。
  
  误解持续一个世纪
  
  “马克思主义让我从不同的视角看待事物,在分析经济问题的时候我不会像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把问题简单化,”21岁的戴茜是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政治学的学生,“我希望更多的人来了解马克思,知道他提倡全人类的平等,而这正是美国人号称追求的。”
  
  尽管西方青年在学校公开教育中很难了解到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但是像戴茜这样自学马克思理论的不在少数。曾在多个欧洲国家进行研究工作的魏小萍教授介绍,今天,在大学里学习马克思理论的西方青年在增加,有的甚至选择在研究生阶段进行专业性的学习和研究。以大学生和非专家为读者对象的关于马克思的图书在西欧和美国销量稳定,而且新书还在不断问世。
  
  伦敦经济学院教授梅格纳德·德赛在名为《马克思的报复》的书中指出,马克思遭到了误解,这位伟人在许多问题上的看法都是正确的,他应该得到更多的承认。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今天为什么要读马克思?》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BBC评选“最伟大的哲学家”过程中,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经刊文,号召其读者把马克思从候选名单上拉下,希望读者选择休谟。《经济学家》认为,马克思已经过时了,而资本主义是有效的。但是,英国公众用行动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卡尔·马克思传》的作者弗朗西斯·未恩对这种结果并不感到奇怪。他说:“20世纪忽视了他,或把他当作一个不一样的马克思。如今,人们刚开始发现他的辉煌,他的确在回归。现在是我们让马克思成为21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的时候了,这是他应得的机会。”
  
  
  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意义令人惊讶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易杰雄认为,马克思之所以能够得到西方知识界、思想界的推崇,跟西方社会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受益是分不开的。20世纪上叶,美国爆发了经济大危机,马克思关于“幽灵”的警告和预言,关于生产高度社会化而资本高度私人垄断化的总病根的诊断,一下子变成了笼罩西方社会的恐怖现实。罗斯福新政表面上是采用了凯恩斯的“政府干预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理论,让美国扭转了经济形势,实际上影响最深、最远、最有根本效应的干预对策,是把马克思的“高额累进所得税制”、“高额累进遗产税制”和“社会失业保障制”通过立法程序,变成了可运行的的法律法规,缓解了社会矛盾。罗斯福新政在美国见效后,西欧国家纷纷效仿。正是这场规模空前的危机,让西方知识界认识到了马克思思想所蕴涵的力量和魅力。
  
  马克思重受关注,也与他天才般的预见能力分不开。魏小萍教授认为,今天的西方世界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同于马克思生活的那个时代,但资本主义的发展趋势确实是朝凤凰彩票着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揭示的方向发展,例如资本的全球化、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形成、跨国公司、失业的增加、贫富分化的日益加剧等等,都似乎是在一一验证《共产党宣言》的预言,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震惊。剑桥大学政治学教授加里斯特·琼斯感慨:“(《共产党宣言》)虽然出版于1848年,但我们现在经常谈到的全球化、裁员、跨国公司、世界经济朝这个或那个方向发展,所有这些内容在书中都能找到,它有令人惊讶的现实意义,任何其他文献都没有这个力量。”
  
  马克思本人观察社会的独特视角也足以让其难以被超越。休谟、康德、黑格尔、维特根斯坦、波普尔等大哲学家所关注的,或者是涉及人类认识、认识对象的本质、方法和可能性等问题,这些问题随着时代的不同其具体特征也是不同的;或者是涉及人类自身行为的道德、伦理等问题。而马克思首先关注的是人类自身的生存方式(对抗性社会关系中的阶级、剥削、商品拜物教、异化等)问题,这直接关系到每一个人,关系到人类自身的历史命运。
  
  正如魏小萍教授所说:“马克思对人类社会结束资本主义命运的预言虽然显得过于乐观,但是马克思以消灭剥削和压迫为宗旨的人类解放思想仍然是人们今天探索替代资本主义社会模式、构建人类理想社会的最为宝贵的思想资源。”这也许是过了100多年后马克思才被西方人视为最伟大哲学家的根本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