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原创评论 >


[转贴]唐辛子:只说“这个”,不说“那个”
《辛子IN日本》

文:旅日作家、自由撰稿人唐辛子

只说“这个”,不说“那个”

  7月21日,北京城遭遇据说是六十年一遇的巨大暴雨,导致北京城1.6万平方公里面积受灾,受灾人口190万人,37人遇难身亡。大雨滂沱之中,不少北京市民自发组织起来进行自救与互救,新浪微博上也不断有网友自发更新北京雨灾动向和救灾进展。暴雨终于过去之后,新华网第一时间发布了一篇“新华微评”,标题是《暴雨中闪光的“北京精神”》,微评这样写道:

  “昨日暴雨袭击北京,突如其来的暴雨不仅是对城市应急排险能力的考验,更是对人们精神上的一次洗礼。令人欣慰的是,政府职能部门积极行动,官民互助、人们守望相助。‘北京精神’已不仅是根植于内心的道德操守,更是化为实践行动的闪光力量。”

  而当天CCTV的“新闻联播”里,在报道这场大暴雨时,也着重报道了遭遇雨灾时,普通民众奋力互救的感人事迹,电视里打出来的新闻字幕十分煽情:“京城暴雨夜,流淌温暖和感动”。

  中国官方媒体的这一宣传报道,令网络一片哗然。引起许多网友不满,说:下场暴雨就有37人遇难,不应该问责吗?倒是歌功颂德起来了?还有网友留言指出:一场暴雨就将一国之都淹成这样,政府是否应该反思一下这场暴雨带来的问题?

  这让我想起曾经读过的一篇文章,标题叫《只说“这个”,不说“那个”》,说的是一家工厂的仓库失火,厂长连夜赶赴现场带领员工救火。第二天,当东京28地报纸的首页头条刊出醒目大标题:“X工厂仓库昨夜大火,厂长奋不顾身带头救火,英勇事迹可歌可泣”——整篇新闻报道盛赞从厂领导到员工如何齐心协力救火的感人事迹,但却对工厂因管理不善而导致火灾一事只字未提。一场灾难演变成了英雄故事,造成灾难本质原因的核心问题,却无人剥开来公布于众。可谓典型的“只说这个,不说那个”。

  而这种“只说这个,不说那个”的媒体宣传模式,并非某一个党某一个政府所独有的惯例,它其实存在于任何一种缺乏民主渗透和大众监督的管理模式之中。已故的台湾籍旅日华人作家邱永汉先生,就曾在其著作《中国人和日本人》一书中,描述过他70年代回台湾时亲历的一件事。当时邱永汉先生已经是著名的实业家和投资家,第一次从日本荣归故里,自然受到台湾媒体的“围攻”,采访时,台湾媒体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邱先生您对久违的家乡印象如何?”邱永汉先生于是十分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许多意见,例如“道路设施不够完善”“街头色彩令人感觉沉闷”“商店街招牌过盛”等等。但结果第二天翻开台湾的报纸一看,只看到新闻报道写:“来自日本的著名投资家邱永汉先生盛赞我国政治安定、经济发展速度超其想象”。而头一天接受采访时所说的N条批评建议,报道里一条也没写进去。

  70年代的台湾不比今日台湾,还是国民党独裁统治的天下。邱永汉先生为此十分感叹,说:在一个言论管制森严的时代,无须领导开口指示,以中国人超强的环境适应能力,新闻记者们自然懂得该如何只说“这个”而不说“那个”,来向政府献媚以求保全自身。

  当然,在互联网发达的时代,当今大陆绝非昔日台湾。传统大众媒体和网络小众媒体在网络百花绽放,各抒己见,正以各自的方式分别发出不同的声音。为此,作为政府必须具备的一种智慧,不仅不能只说“这个”,不说“那个”,还应该将“那个凤凰彩票”——也就是造成灾难的本质原因和核心问题,大大方方地、毫不忸怩地自己主动放到解剖台上来,进行自我反思和自我问责,并在反思问责之后,让普通民众看到切实有效的对应措施和行动。只有这样,才是面对天降暴雨和民意洪水的最佳疏通方式。疏通好下水道,体现的是一个城市的良心,而疏通好民意,则体现了一个政府的道德。对于追求和谐社会的国家而言,和谐只是结果,而“疏通”才是通往和谐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