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原创评论 >


评佛教“修一切善法”人生自我圆满观

  分类: 佛教批判

 

  上帝既是人类认识自己的外在标杆,也是人类发展的极限,全知、全能、全善(公平、公义),都代表着人类的最高追求,相信有上帝存在,意味人类永远有一个提升自己的动力。

  

  那么佛呢?它可以给那些弱智又弱势的人以某种心理满足,此外则是安于这种心理满足。

  

  比较一下存在这两种不同信仰的国家地区民族,他们在现阶段的结局差异不是非常清楚吗?

  

  信仰,从汉字的字面意义就可以明白。信是指对对象信服、信从,信意味服从该对象,以该对象所言为真,并按照对象所说的去行。仰是抬头仰望,仰意味该对象绝对在质上超越我们人类,他来自天空,而不是因为他个子高大,或者位高权重,我们需要去抬头看。

  

  信仰,意味信服信从某个绝对超越于人的存在,而使人类本身不断获得道德品位、科学技术、社会结构、文化历史的提升。因此,任何人类个体对象、团体对象,都不可以作为人类信仰的对象,同时,人的任何手工作品、智慧作品也不可以作为人类信仰的对象。因此这些东西,都是人类不完全自我的外化的结果,人们信仰这些东西,就等于崇拜和迷信自身。人类将因此陷入无法超越自身的境况,甚至陷入不断堕落的迷误之中。

  

  就从技术层面看,上帝信仰也比佛教信仰高明得多。父母的呵责最可恨,骗子的微笑最真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其实人生不过百年,人类文明历史数千年,而人类史则数百万年;又当今世界人口六十余亿,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原因和理由。

  

  想想这个现实,就知道所谓人生在某个时间段的某个人身上圆满,是显而易见的胡说。这样的学说,小孩子去相信一下或许可以,成人也去相信其为真,那就有是有问题了。

  

  所谓“修一切善法”,也是一种大而无当说来好听却无法实行的豪言壮语,以儿戏视之可也。
  

  就是人生可能经历的一个方面,在短短人生要完全去经历,也未必能够,你能学完一切知识吗?能吃遍各种美食吗?能走遍各种路吗?能说完各种话吗?能扮演完各种角色吗?显然不能。

  

  人的一生,做好自己有限人生之中份内的事情,已经属于不易,你能真做好你那个位置的官吗?你真能做一个好父亲吗?你真能做一个好妻子吗?你真能做一个好公民吗?没有人敢回答自己就完全称职。更何况那个抽象的“一切善法”呢?

  

  “修一切善法”,只不过是弱者逃避具体责任的障眼法,以及不能尽份内之责时的自我心理安慰剂,对人是绝对有害的。
  

  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一切倒还清清楚楚,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一切从此浑浑噩噩。

  

东京28  佛教传入之前,你若自己不干正事不不工作挣钱不能供养父母,没话说,那是不孝,你也没有什么脸面去争辩,可是佛教传入之后,你照样不干正事不工作不挣钱不能供养父母,跑到寺庙里面去躲懒,你不用脸红就突然能找到个证明自己还很伟大的理由来,比如什么伟大的普渡众生什么的。

  

  佛教传入前,你若偷人,那就是犯了奸淫没话说,至少自己不敢理直气壮,被捉了奸也只好自认倒霉丢脸,知道自己有管不住自己而犯贱的地方,总能错了也有三分谦虚,可是佛教传入后,你马上前世因缘了那个绝对自己没有责任,且能写一大本爱情小说出来,大家赞美一番找出偷人的美学来。

  

  佛教传入前,你若是个赃官,鱼肉欺压百姓,露了馅也就只好垂头丧气,刀砍斧剁车裂点天灯认了,顶多悄悄怪自己命不好皇上心太黑。可是佛教传入后,因果报应了,妈的这就肯定不是咱家的错了,那因果报应来了佛祖都莫法嘛,不是释迦族都要灭族吗?我只不过一重庆小文强,我有办法吗?我能改变因果吗?洒家心里一万个不服。

  佛教传入前,你若因为一己的利益出卖了亲朋邻居那就是不义,犯了这条你就没有话说,给人知道你就抬不起头,你要检举右派那得看看人家真的右还是不右,而不是为了讨好当局就敢去胡说,你要去说人家反革命你得考虑人家究竟反不反,而不能为了讨好领袖就说人家反。可是佛教传入以后,人世间就有了个不犯错误参透一切终极真理的活宝,他说啥东京28就是啥,咱就不用思考了,他说右派就右派吧,他说反革命就反革命吧,咱也不用思考了,于是有了释迦牟尼,咱没有责任了。于是有了政府有了领袖,它们都自然都是能参透一切终极真理不犯错误的类型,咱没有责任了。佛教完全颠覆了中国既存价值传统,佛教传入之前,没有人相信人类有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参透什么都正确的类型,就是圣人,那也是经常被调侃的对象。这下对了,人间来佛了,有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参透什么都正确了,自己不仅可以偷懒,也可以希望有做神的愉快感了,伟大的阿Q就此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