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原创帖文 >


社会主义如燧石 越敲越光辉
社会主义50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与各种错误思潮、谬论、谣言斗争的历史。我们坚信,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像燧石,敲击它越厉害,它发出的光就越辉煌!

大型政论片《正道沧桑——社会主义500年》刚播出几集,便收视率骤涨,好评如潮。这不仅是因为该片制作精美,材料翔实,画面恢弘,大气磅礴,揭示了人间正道的真谛,是不可多得的鼓劲之作,提气之作,振聋发聩之作。而且,该片以大量无可辩驳的鲜活史实,雄辩地说明一个真理,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是人类前进方向;并有力地批驳了各种泼向社会主义的污水,是理直气壮的辩诬之作,大义凛然的正名之作,用事实说话的拨乱反正之作。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起草《共产党宣言》。

《正道沧桑》告诉我们,从社会主义萌芽阶段开始,就陆续不断地有各种各样反对的声音。在第七集“一个幽灵”里,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凤凰彩票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又有哪一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共产主义已经被欧洲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现在是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党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

500年来,那些敌视社会主义的人曾千百次地宣称,社会主义是洪水猛兽,社会主义失败了,社会主义是20世纪的历史遗产等,从杜勒斯的“和平演变”论,到丘吉尔的“铁幕演说”,从尼克松的《1999不战而胜》到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大失控》和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无不如此。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社会主义不仅没有被唱衰,反而蒸蒸日上,欣欣向荣,“这条路越走越宽广,这条路越走越阳光”,于是,在这反社会主义的合唱中又花样翻新,我们听到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噪音。

历史虚无主义否认历史的规律性,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透过个别现象而否认本质,孤立的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通过对我国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一些阶段性错误发展的分析,而想全面抹杀我们社会主义的革命、建设成就,抹杀共产党带领人民奋斗的历史。这些年来,一些人以“反思历史”为名,行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共产党之实,他们从纠正“文化大革命”“左”的错误,走到“纠正”社会主义,鼓吹社会主义“早产论”,认为我国应该先让资本主义充分地发展,然后再搞社会主义;从纠正毛泽东晚年错误,走到全盘否定毛泽东历史地位和毛泽东思想;从诋毁新中国伟大成就,发展到否定中国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从丑化、妖魔化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发展到贬损和否定近代中国一切进步的、革命的运动等等。持这种观点的人,就像马克思说讽刺的那样:泼洗澡水时把孩子也一起倒掉了。如果不是幼稚无知,片面东京28极端,就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在《正道沧桑——社会主义500年》里,我们再次看到,轰轰烈烈的巴黎公社起义,进行了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一次伟大尝试;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横空出世;二战后,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灿烂出场,遥相呼应,并肩前进。更值得惊喜的是,新中国从一穷二白走向繁荣富强,改革开放再现辉煌,“风景这边独好”,以至于旅法学者宋鲁郑撰文道:“今天的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今天的中国有1840年以来最好的制度,今天的中国是全球各主要国家中发展最好的国家。”而《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巴斯•弗里德曼则不无忧心地感叹:我很不愿意地对我女儿说,你只有去中国才能看到未来。在这些铁的事实面前,历史虚无主义是何其苍白、荒谬,不值一驳,让人很容易想起那句老话: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我们必须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精神实质:否定我们的历史,就是想否定我们的今天,抹黑我们的过去,就是想打击我们的道路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这两个不能否定,就是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有力回击。这两个不能否定,站在时代的高度,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明确和肯定了维护党的历史、巩固党执政根基的原则问题,统一和巩固了对党的历史、社会主义历史的正确认知,将进一步排除杂音,统一思想,把全党全国人民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下,坚定不移地走向未来。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社会主义50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与各种错误思潮、谬论、谣言斗争的历史。我们坚信,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就像燧石,敲击它越厉害,它发出的光就越辉煌!